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六大国有银行存款利率下调,至少8家股份行跟进!对市场影响几何?

  继六大国有大行下调存款利率后,多家股份制银行也跟进了这一动作。

  据券商中国记者不完全统计发现,9月16日,中信银行、光大银行、民生银行、平安银行、浦发银行、广发银行、华夏银行、恒丰银行等至少8家股份行宣布下调存款利率,活期存款利率普遍下调5个基点,各类定期存款产品下调幅度在10—50个基点不等。

  此前一日,六大国有大行已率先下调定期存款利率,其中,三年期定期存款下调15个基点,其他定期存款普遍下调10个基点。招商银行当日也跟进这一动作,各期限利率与大部分国有行保持一致。

  市场预计,将有更多银行加入下调存款利率的队伍。此次多家银行集体下调存款利率,被视为8月LPR调降的后续。

  “这是银行为了稳定息差、降低负债成本的主动作为,与今年4月在央行引导下的调降有所不同,不会直接指向未来两个月的LPR单独调降。”有市场分析指出。

  六大行之后,多家银行纷纷跟进调降

  9月15日,工商银行、建设银行、农业银行、中国银行、交通银行、邮储银行六家国有大型商业银行齐发公告宣布,自2022年9月15日起调整人民币存款挂牌利率,降幅普遍在10—15个基点。

  六大行3年期定期存款(整存整取)利率均调整为2.60%,较此前下调15bp。

  除邮储银行外,五家大行3个月、6个月、1年期、2年期、5年期定期存款(整存整取)利率分别调整为1.25%、1.45%、1.65%、2.15%、2.65%,邮储银行6个月、1年期定期存款(整存整取)利率调整为1.46%、1.68%,均较此前下降10bp。

  招商银行也在同一天内更新了存款利率的调降信息,一年、二年、三年、五年定存利率在前期基础上下调10—15个基点,挂牌利率分别为1.65%、2.15%、2.6%、2.65%,与前述五大行保持一致。

  随后,中信银行、光大银行、民生银行、平安银行、浦发银行、广发银行、华夏银行、恒丰银行等8家股份行于次日跟进,将活期存款利率下调5个基点;一年期定期存款利率下调10个基点;三年期和五年期定期存款利率调整幅度差异较大,范围在10—50个基点。

  根据银行官网,恒丰银行调整后的一年期定期存款利率为1.95%,三年期、五年期定期存款利率均为3.1%,略高于其他股份行;

  其他7家股份行活期存款、一年期、三年期和五年期存款挂牌利率已形成一致,分别为0.25%、1.85%、2.65%和2.7%,其他各档定期存款、零存整取、通知存款等也都有所调整。

  这已经是年内第二次出现多家银行集体下调存款利率。

  实际上,今年4月存款利率已在新机制下进行了一次下调。央行披露,工农中建交邮储等国有银行和大部分股份制银行均已于4月下旬下调了其1年期以上期限定期存款和大额存单利率,部分地方法人机构也相应作出下调。央行披露的数据显示,4 月最后一周(4月25日-5月1日),全国金融机构新发生存款加权平均利率为 2.37%,较前一周下降10个基点。

  利率传导新机制

  今年两次存款利率下调,其实有着深层次的背景,那就是存贷款利率的市场化改革。

  这起源于2019年8月。当时,央行推进贷款利率市场化改革。改革后LPR参考MLF,贷款利率则锚定LPR。也就是说,MLF利率的变化将直接影响LPR,进而带动贷款利率下降,贷款基准利率的作用完全弱化。

  为应对疫情冲击,2020年以来央行多次降低MLF利率,进而带动LPR和贷款利率下行。这有助于降低企业的负担,但对银行来说,这意味着利差的收窄,进一步压降会削弱银行补充资本、抵御风险的能力。

  另一方面,银行的贷款利率也受到负债的影响,如果负债利率降不下来,那么贷款利率也很难降下来。而银行负债端六成以上都是存款,但此前存款利率尚未进行市场化改革,且自2015年10月后没有再调整:1年期(整存整取)存款基准利率为1.5%,三年期(整存整取)存款基准利率为2.75%。实践上,存款利率在基准利率上有上浮。

  在此背景下,如何降低存款利率从而为贷款利率的下调提供空间就成为关注的焦点。市场一度提出降低存款基准利率的建议,但利率市场化改革本身就是要降低基准利率的作用,再次调整基准利率有违市场化改革的初衷。

  存款利率的改革牵涉极大。央行副行长刘国强2020年4月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表示:

  存款利率是利率体系里的压舱石,作为一个工具是可以使用的,但这个工具比较特殊,使用起来要考虑更多一点。

  比如,要考虑物价情况,当前CPI明显高于一年期存款利率。另外要考虑经济增长还有内外平衡的因素。利率太低了,货币贬值压力也会加大。特别是,存款利率和老百姓关系更加直接,也要充分评估和考虑老百姓的感受。总的来说,(调整存款利率)作为工具是可以用的,但是用这个工具要进行更加充分的评估。

  最终,央行进行了两次改革:2021年6月,人民银行指导利率自律机制优化存款利率自律上限形成方式,由存款基准利率乘以一定倍数形成,改为加上一定基点确定,报价形式上和贷款看齐(均为加点)。第二次即为今年4月,存款利率参考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为代表的债券市场利率和以1年期LPR。

  广发证券资深宏观分析师钟林楠表示:

  从存款利率跟随MLF利率与LPR报价下调的实践来看,央行似乎构建了一个新的利率传导机制“MLF—LPR与10年国债—存款与贷款”。

  这一传导机制是对前期“MLF—LPR—贷款”模式的修正:一则推进了存款利率市场化:二则提高了央行对利率体系的调控能力,亦提高了政策利率的传导效率:三则内嵌了稳息差的机制,缓和了贷款利率单边变化、存款利率刚性、息差收敛的矛盾。

  市场影响几何?

  此次存款利率调整后,各方也高度关注其对市场的影响,尤其是贷款利率的影响。可供参考的是,今年4月存款利率降低后,虽然5月MLF利率未变,但是5月5年期LPR下调了15BP(一年期LPR未变)。

  中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明明表示,本次存款利率下调,将进一步降低银行负债成本,有望进一步引导LPR下调。本次存款利率调整中,长期限存款利率调整幅度更大,有利于进一步压缩5年期以上LPR报价与MLF的加点空间,进而带动企业与居民端中长期信贷需求的恢复。

  周岳则表示,按照“贷款决定存款”的调节机制,不能简单从本次存款利率降息直接得出随后下调LPR的判断。但随着信贷配套政策效果释放和财政发力对于流动性的支撑作用减弱,四季度流动性边际收紧的压力可能进一步加大,通过降准置换MLF补充资金缺口、同时为调降LPR打开空间的可能性上升。

  钟林楠表示,此次存款利率下调,可以通过降低银行存款负债成本的方式来缓解银行息差的收敛压力,从而为贷款利率的继续下降创造空间。后续只要贷款利率(房贷利率)再度降至央行给定的下限,而地产销售与实体经济仍旧偏弱,那么央行政策就有可能会继续发力,引导LPR报价下调,打开贷款(房贷)利率下限。至于是9月继续下调5年期LPR,还是后续择期下调,主要是节奏问题。

  钟林楠还表示,存款利率的下调会降低居民的储蓄收益,理论上会刺激居民消费与理财投资,但这一影响是否会兑现还需看疫情环境、风险偏好,以及资产投资回报率的状况,短期存在较大不确定性;相对确定性更高一些的是,存款利率的下调有利于以金融地产为代表的价值风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