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中国人学英语到底是为了什么? | 循迹晓讲

发布日期:2022-03-12 19:19    点击次数:75

图片

|循迹晓讲 · 用文化给生活另一种可能 

|作者:瑞鹤

|配图/排版/校对:循迹小编

|全文约9900字 阅读需要25分钟

|本文首发于循迹晓讲 未经授权 不得转载

每年到这时候,我们都可以看到许多“让人不知道说什么好”的提案。这其中,“取消英语教育必修课的地位”是差不多每年都要提到的事情。

图片

|类似的提案,几乎每年都能看到 图源于网络

大家怎么看英语,学英语,其实是一件很难用一句话就讲好的事情。

一方面,网上许多人在叫嚣“坚决不学英语,保留中国传统文化”;另一方面,各种英语辅导班如雨后春笋,层出不穷。一方面,很多国外的译作,翻译质量之差令人发指;另一方面,“一千英语词汇在美国可能够了,在海淀可能不够”的现象层出不穷。

图片

|海淀是全国教育的风向标,虽然“废除英文教育”的呼声甚嚣尘上,但海淀的家长还是宁可内卷也要卷着把英文学下去  图源于网络

如果光说国人对英语“又爱又恨”,似乎有点过于单薄。

事实上,中国人并不是“改革开放以后”才开始学英语的。从大清开始,英语就逐渐地为国人所熟知,而差不多在同一个时刻,过人的邻居日本也开始逐步接受英文。

这两个国家在随后的历史中几经沉浮,国家和民众对英文的态度,一方面受到历史的影响,另一方面也在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两国的历史。

01大清英语故事

从鸦片战争开始,大清虽然屡屡被英国和其他西方列强暴揍,但清廷的尊严还是要的,咸丰皇帝面对英法修约的要求,割地赔款什么的都可以,就是万万不能让外国公使进北京,因为外国公使见皇帝是要不下跪的,这让皇帝极其没有面子。

图片

|圆明园遗址 图源于网络

当然,咸丰皇帝这么做的后果我们也知道,第二次鸦片战争,八旗最后的骑兵在八里桥被击溃,圆明园被烧了,皇帝也死在了热河。

到了这个时候,学习外语,跟外国人打交道,就变得迫在眉睫。

图片

|《中英天津条约》签订场景 图源于网络

比如《中英天津条约》规定 “:嗣后英国文书俱用英字书写 ……遇有文字辩论之处 ,总以英文作为正义。此次定约,英汉字详细较对无讹,亦照此例”。

这个时候,按照苏州翰林冯桂芬的说法,西人“能读我经史 ,于我朝章、吏治、舆地、民情类能言之”,而我官员绅士 ,对于外国情形 ,则“懵然无所知”在这种情况下,他建议在上海设立翻译公所,学习外国语言文字。

但清朝政府并没有同意这件事,后世很多研究者认为这是“清朝不重视”,但还有一种可能性,那就是清廷生怕民间有人学会了英文之后“知道什么了不起的事情”,于自己的统治不利。

▲ 长按识别图中二维码,即可获得方生老师主讲的《大清帝国》音视频专辑,更多知识专辑可以微信搜索小程序“循迹讲堂”,或者到各大应用商店搜索“循迹讲堂”APP

但又不能不培养外语人才,于是恭亲王奕訢奏请皇帝,请求开设各国总理衙门,以主办外交,与此同时,还要开设官办的学校,培养翻译人才。

奕訢奏请令广东、上海两省督抚,从“专习英、佛、米三国文字语言之人”中“挑选诚实可靠者,每省各派二人,共派四人,携带各国书籍来京。并于八旗中挑选天资聪慧,年在十三四以下者四五人,俾资学习”,京师同文馆就这样创立了起来。

图片

|美国传教士丁韪良与同文馆教员合影 图源于网络

京师同文馆创立的初意仅仅在于培训中外外交上所需要的翻译人才,清廷并无长期开设同文馆之意,曾设想“俟八旗学习之人,于文字言语悉能通晓,即行停止”。

同文馆教什么呢,按照1872年公布的西学课程,由外语学习西学需八年。“元年 :认识写字。浅解辞书。讲解浅书。二年:讲解浅书。练习句法。翻译条子。三年 :讲各国地图。读各国史略。翻译选编。四年:数学启蒙。代数学。翻译公文。五年 :讲求格物。几何原本。平三角。弧三角。练习译书。六年:讲求机器。微分积分。航海测算。练习译书。七年:  讲求化学。天文测算。万国公法。练习译书。八年:天文测算。地理金石。富国策。练习译书”

在英语或者各门外语之外,加上了许多自然科学和历史地理的内容,那是因为当时中国不少有识之士看到,跟西方打交道,光会外语不行,西方先进的军事和技术是很值得学习的,京师同文馆出来的人才,不但要成为大清外交的栋梁,还要成为当时洋务运动的中流砥柱,按照他们的构想,“中学为体,西学为用”,是一定可以救大清于水火之中的。

但是,洋务派的热忱遭到了现实的无情嘲讽。

在“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指导思想下,京师同文馆的八旗子弟享有体制内的优待,而且在当时,科举考试是唯一的出路。所以,不但这些学生自己学习不上心,就是学校本身,也是上午讲解四书五经,下午抽出一点点时间讲外语和科学。

这样的背景下,学生总体而言学习效果并不好,也是可以想象的事情。

图片

|京师同文馆教习丁韪良与他的学生在自己的住所留影 图源于网络

1865年,京师同文馆照章对英文馆第一届学生进行了一次大考 ,但结果不理想 ,即使考列优等的学生 ,也“究属一知半解 ,于西洋文字未必全局贯通”。“鉴于八旗子弟“汉文义理本未贯串 ,若令其以洋文翻译汉文 ,功夫分用 ,速效难期”, 后来的京师同文馆招收范围扩大到汉族官僚子弟,由于社会风气渐开 ,学习外语成为时尚 ,到了1870年以后,京师同文馆的学生素质得到了大大改善。

但即便如此,学习外语,了解外国,还是要面临士大夫阶层的道德拷问。

大清国出使英国钦差大臣郭嵩焘在日记《使西纪程》中称赞英国,发出“西洋政教、制造,无不出于学”的呼声,他向清政府大力介绍英国先进的管理概念和政治措施,称赞西洋政教制度,并对中国内政提出效仿的建议;但在该作寄回中国后,因希望由总理衙门刊印,导致士大夫阶层的仇视,要求将其撤职查办,当时清朝官员里有个“清流党”,这些所谓的正人君子,弹劾郭嵩焘的奏折里,那些逻辑,用词甚至语气,跟今天网络上的许多言论是惊人的一致。

图片

|郭嵩焘(1818年—1891年),湖南湘阴城西人,中国首位驻外使节。图源于网络

比如他们指责郭嵩焘在书中一再侈言俄、英诸国富强,是为了取媚外国,“丧心失体,已堪骇异”;其次,他认为竟然说西洋立国也有二千年,且政教修明,智力兼胜,最为荒谬;第三,“不得言和之论”,在他看来“岂止损国体而生敌心,直将隳忠臣匡济之谋,摧天下义愤之气”;第四,“至祈天永命等语,更属狂悖”。

除罗列以上罪状之外,翰林院编修何金寿进而指出,郭嵩焘是在故意张大恫吓之词,是为了“挟以震骇朝廷”,“摇惑天下人心”,灭自己的志气,长洋人的威风,实乃居心叵测。“其书中立言,尚恇怯如此,安望其抗节敌庭,正论不屈乎?”并义愤填膺地表示“我大清无此臣子也”。

总之,郭嵩焘的书“立言悖谬,失体辱国”,因此请求朝廷立即下令,将《使西纪程》“严行毁禁”。

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郭嵩焘还能有什么结果呢?他被清廷申斥,书稿亦遭毁版;甚至他的副手刘锡鸿也在趁机诬陷他,郭嵩焘伤心至极,因病请辞。

大清朝的重臣尚且如此,那么受时代裹挟的民众,就更加如此了。这其中,清政府的“留美幼童”,算是一个典型的时代悲剧。

图片

|容闳(1828.11.17-1912.4.21),广东省香山县南屏村(今珠海市南屏镇)人,著名的教育家、外交家和社会活动家。中国第一个毕业于美国耶鲁大学的留学生,被誉为“中国留学生之父” 图源于网络

1870年,曾经在美国耶鲁读过书的容闳倡议派幼童前往泰西肄业之计划,获其好友丁日昌赞同,并且得到曾国藩、李鸿章支持,成立“幼童出洋肄业局”。

1872年到1875年,清政府先后派出四批共120名幼童赴美国留学,幼童出洋时平均年龄只有12岁,容闳亦被任命为留美学生监督及清政府驻美副公使。

第一批幼童于1872年8月11日由上海出发,跨越太平洋,在美国旧金山登陆。他们乘坐刚刚贯通北美大陆的蒸汽火车,到达美国东北部新英格兰地区,从此开始了他们预定长达十五年的留学生涯。

图片

|晚晴第一批赴美留学生在上海轮船招商局合影  图源于网络

这些幼童们克服了语言障碍,取得了优异成绩,到1880年,共有50多名幼童进入美国的大学学习。其中22名入读耶鲁大学,8名进入麻省理工学院,3名进入哥伦比亚大学,1名进入哈佛大学。

看上去,这些幼童有望在学成之后带给大清光明的前途。但这一切在1881年戛然而止。清政府本希望这些学生进入军校就读,但美国政府当时只允许日本人就读军校,而拒该批学生于外,大清驻美公使陈兰彬就借此主张全撤留学生。

“军校就读事件”只是表面的原因,陈兰彬真正想要裁撤赴美幼童留学生,根本原因还在于留美幼童习染西洋风气。

图片

|反应留美幼童到达美国的水墨作品  图源于网络

幼童在美国接受西方教育,过美国式生活,随着时间推移,这些幼童不愿再穿长袍马褂,经常是一身美式打扮,甚至不少幼童更将脑后长辫剪掉。一些幼童受宗教文化影响,渐渐地信奉了基督教。

幼童学习西方教材,不但学到了许多崭新自然科学知识,也接触了启蒙时代的人文社会科学,使他们渐渐对学习四书五经等儒家经典失去了兴趣,不太遵守烦琐之专制礼节,进而认同个人权利、自由、民主等先进理念。

他们与美国女孩子暗暗约会,参加各类体育活动等,凡此种种新变化都被清政府保守官僚视为大逆不道,不可容忍,一场围绕留美幼童之中西文化冲突无可避免,既然如此,不如全都裁撤得了。

1881年,原定十五年的幼童留美计划中途夭折,全部学生被召回国。

此群中国历史上首批官派留美学生回国后即遭到社会谴责,当时1881年9月29日《申报》写到:

“国家不惜经费之浩繁,遣诸学徒出洋,孰料出洋之后不知自好,中国第一次出洋并无故家世族,巨商大贾之子弟,其应募而来者类多椎鲁之子,流品殊杂,此等人何足以与言西学,何足以与言水师兵法等事。性情则多乖戾,禀赋则多鲁钝,闻此辈在美有与谈及国家大事及一切艰巨之任皆昏昏欲睡,则其将来造就又何足观。”

图片

|詹天佑、欧阳庚与同学的合影 图源于网络

《申报》的判断过于悲观了,留美学生回国后参与了中国最早的矿冶、铁路、电报建设,活跃在此等新兴产业。一部分人又历经了1884年清法海战和1894年清日甲午海战,甚至为国捐躯。

直到20世纪初,这些当年的留美幼童纷纷成为朝廷重臣,在外交领域,更是当仁不让地代表大清国,足迹遍布世界各地。

这当中,以京张铁路工程师詹天佑,民国初年的国务总理唐绍仪,清华大学首任校长唐国安,都是其中杰出的代表。

图片

|唐绍仪(1862年1月2日—1938年9月30日),为同治十三年(1874年)第三批留美幼童 图源于网络

但这批幼童最开始留学美国,就是为了“救亡图存”,也就是说,这些人都是大清国的工具。如果这些工具很听话,很符合预期,这是好的,一旦这些工具不趁手,那是随时可以牺牲的。

这些幼童中,固然有国之栋梁,但还有很多人在留学期间去世,甚至还有学成归国的人在庚子事件中被义和团杀掉的。

总之,在大清为了“救亡图存”,有必要学习西洋的器物技术,那么,学点外语似乎有必要。但说到西洋的体制,文化,乃至人们的思考方式,那是万万不能学的。

如果学外语的目的是为了这个,那这样的外语不如不学。这是清末很多中国士大夫阶层的心态。在这样的心态下,无论是官办学校,还是出国开眼界的官员或者平民,都要面临着巨大的阻力。

一言以蔽之,一些人从来不想去面对英语背后的那个文明,这样的心态,从大清朝到现在,一直如此。

02明治英语故事

在大清打开国门之后不久,中国的近邻日本也被迫开国了。

出现在江户海面上的美国黑船打碎了德川幕府闭关锁国的政策,黑船的指挥官佩里准将得到了他想要的结果,非常满意,赠送给了日本人一批礼物,这其中包括蒸汽小火车模型,还有一台莫尔斯电码机。

日本人对这些非常感兴趣,马上组织仿制。

图片

|黑船事件 图源于网络

这样的态度和大清构成了鲜明对比,事实上,日本人很早就意识到英语的重要性,早在1809年,德川幕府就下令向长崎的荷兰人学习英语。

在这种情况下,面对西方的冲击,日本的态度比大清显然更加积极。

日本开国之后,思想家福泽谕吉在自己的庆应学塾开办补习班,亲自教授英语。在当时,英语学习成了日本的时尚。到了明治维新之后,日本政府更是把“文明开化”和“富国强兵”列为同等重要的任务。

图片

|福泽谕吉对日本的影响至深,过去一万日元的纸币上就印着他的头像

▲ 长按识别图中二维码,即可获得方生老师主讲的《明治维新》音频专辑,更多知识专辑可以微信搜索小程序“循迹讲堂”,或者到各大应用商店搜索“循迹讲堂”APP

在这种情况下,日本的普及教育里,英语占了非常重的分量,而学习英语的目的,也是要“引入西方文明,改变日本社会”。

1872年,日本政府规定在小学开设英语课程,1884年,全日本的中学也应该“像教授汉语一样教授英语”。至于大学,走得更激进一些。1873年,东京大学开始实行英语标准的教育政策,也就是说,大学里的教学用语就是英语了。

民间如此,日本的海军一向以英国为老师,更是不遑多让。

图片

|江田岛海军兵学校  图源于网络

江田岛海军兵学校的校舍,每一块砖都是从英国运来的“赤炼瓦”,学校里还供奉着纳尔逊的头发。不但如此,整个海军兵学校教学语言也都是英语,学生查的字典都是英英字典,没有任何日语注释的那种(江田岛海军兵学校:从这里走出的旧日本海军军官一个比一个有精神!| 循迹晓讲)。

这样训练出来的海军军官,自然是在“开眼看世界”的方面和大清不可同日而语。

图片

|秋山真之的英文名片

日剧《坂上之云》里有一个镜头,主人公秋山真之上大学预科班首先学习英语,第一堂课,学习的课文说英国绅士要公平正义等等,学生为之振奋,但出国回来的老师告诫学生说,所谓英国绅士的公平正义只是在他们自己之间,不要以为他们现在会这样对待日本人。

秋山真之看到在英国人居住区英国人欺负日本商人,打抱不平,用文章上的“英国绅士应持公平正义等”课文理论,却不为英国恶霸理会,幸好有英国军官路过教训了恶霸。

图片

|《坂上之云》  图源于网络

学生问老师,为何英国人在日本作恶却不能按日本司法来处理,老师答,西方人在日本有治外法权,因为日本制度落后,日本人被外国嘲笑为猴子,因为他们只知道模仿。现在日本要立宪法,开议会,建立现代法治,等到日本建立了与西方国家类似的制度的时候,日本将成为和它们一样的现代化国家,日本将获得其它国家的尊重,治外法权也将不会再存在了。

这段话很能反映出明治时期日本人对英语和西方的态度。

福泽谕吉等思想家认为,日本人学习英语,是为了从根本上“开启民智”,在20世纪初,日本成为了东亚强国,更是在日俄战争中打破了“白种人不可战胜”的神话,这其中,英语教育功不可没——“开启民智”是一种比“救亡图存”更加高瞻远瞩的想法,在这样的底层思维差距下,中日两国的英语学习,乃至相关联的国运,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此消彼长,这样的对比是很鲜明的。

03民国英语学习故事

进入20世纪,大清被民国取代。

在这个时候,中国的英文教学比大清时候好得多,毕竟当权者不少也都知道跟西方打交道是不可避免的事情。

1912年底,民国教育部公布了《中学校令施行规则》,对于英语科目,其教学目的在于“通解外国普通语言文字,具体运用之能力,并增进智识”,其教学内容在于“宜授以发音拼字,渐及简易文章之读法、书法、译释、默写……作文”。

图片

|燕京大学  图源于网络

1922年,民国北洋政府又颁布了由《学校系统改革案》中延展出的学制系统,即“壬戌学制”,在“壬戌学制”中,英语教育处于非常重要的地位,尤其在学年制改为学分制的一段时期内,英语学分在初中和高中的教学分量中均居首位,通常与国文并列甚至超过国文。

在大学阶段,英语更是学生必须掌握的基本技能,因为许多课程都是留洋或外国教授采用全英文教材直接讲授的,因此英语自然而然地成为当时大学生的必修课程和重点科目。

民国的英语教学得到重视之后,自然产生了一些大师和一些经典的英文教学著作。

在中学英语教育层面,周越然编撰的《英语模范读本》、林语堂编撰的《开明初中英语读本》以及林汉达编撰的《初中英语读本》都是其中较为杰出的代表。

在编撰初中阶段的英语教材时,这些学者教授非常重视培养学生的口语和交际能力,而对于高中阶段的英语学习,所编撰的英语教材则特别偏重于对学生阅读和写作能力的培养,其通常采用文选形式,精心挑选了多种欧美文学名著供学生研读探索。

图片

|民国新教育教科书《英语读本》 图源于网络

1946年,民国教育部出版了一套大学英语教材,该教材供大一新生使用,除了出版信息之外,书中内容全部采用原版英文,没有单词注释和课文翻译等参考信息,当时为大学新生编写教材的委员会成员包括朱光潜、梁实秋等知名学者,足见民国政府对于大学英语教育的重视和扶植。

但同时,民国时期也是中国多灾多难的时代。有那么几个瞬间,中国似乎要滑入亡国灭种的无底深渊了。在这个时候,英语要不要学已经不是首要的问题,在很多知识分子看来,如何看待汉字和中国文明,是比学英语更迫切的存在。

一些知识分子看到了文字和文化的可贵之处,这其中就有学贯中西,并主持了民国英语教材编写的林语堂。

图片

|林语堂(1895年10月10日~1976年3月26日),福建龙溪(今漳州)人,中国现代著名作家、学者、翻译家、语言学家。图源于网络

林语堂作为一名华人学者,有意于将中国的古典文学、传统文化乃至中国式的生活理念介绍到国外,并写下了《吾国与吾民》这部向国外介绍中国人的书。

《吾国与吾民》在美国甫一出版即登上纽约时报畅销图书排行榜,成为一时热点;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销量居高不下;多年后仍数次重新出版,成为了华人作家的作品畅销于美国的先例。

林语堂写作《京华烟云》的初衷,是觉得“把红楼梦翻译成英文太麻烦,不如自己写一部新的作品给英语世界的读者”。

图片

|林语堂发明的中文打字机 图源于网络

事实上,林语堂对中国传统文字和文化的热忱还可以举出非常多的事例,比如他一直在努力发明中文打字机。当时,科学严谨的汉字检索系统仍未建立起来;又由于汉字本身是符号文字而非字母文字,发明这样的打印机可谓是异常困难,林语堂在数十年间锲而不舍地研究探索,自斥资金,购置设备,坚持不懈地一再尝试,以致一度倾尽家财、负债累累,而最终成功发明了“明快中文打字机”,幷于1946年在美国申请专利。

和林语堂等知识分子相比,另一些中国的知识分子觉得中国传统文化应该被抛弃,尤其是汉字,这是阻碍中国发展的拦路虎,应该全面废除汉字,用拉丁字母来拼写汉语(参见《百年前的中国人为什么想要废掉汉字?| 循迹晓讲》)。

最终,随着抗战的胜利,中国的民族自尊心得到了极大的提高,这个时候,再说什么“废除汉字”似乎也没什么必要,“学英文”和“保留传统文化”似乎也没什么冲突,于是,我们现在看的写的,除了英文,也还能有传统的中文留下来。

在这个时期,救亡的需求,或者说想象中救亡的需求,还是压倒了一切。在救亡的需求下,英语可以被重视,中文可以被拉丁化,当然,救亡压倒一切的情况下,干出什么也都不意外。

这个时候,中国的一些知识分子可能愿意去看一看,英语背后的那些文化是怎么样的,但他们的声音很快地就被”救亡图存“彻底淹没。

04昭和男儿的英语学习故事

民国时期的中国多灾多难,对于“学英语很紧迫”这件事,知识界和政府并无分歧。与之相比,中国的近邻日本,因为国势强盛而民族自尊心急剧膨胀,也就对英语的态度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

图片

|日军占领旅顺港 图源于网络

一切要从日俄战争说起。

这次战争中日本战胜了俄国,但美国作为日俄调停人,竟然力主让日本放弃战争赔款,这是日本人无论如何都无法接受的,从此之后,日本海军开始将美国作为自己的假想敌。

▲ 长按识别图中二维码,即可获得方生老师主讲的《日俄战争》音频专辑,更多知识专辑可以微信搜索小程序“循迹讲堂”,或者到各大应用商店搜索“循迹讲堂”APP

到了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日本成为了国际上的“五大国”之一,但在国际上,日本感觉自己处处被英美掣肘。1922年的《华盛顿条约》中,日本设想自己的主力舰吨位起码要是美国的70%,但美国坚持日本的主力舰吨位必须是自己的60%,并逼迫日本接受这样的协议,这让日本非常受伤,日本跟英美的关系急剧恶化。

图片

|华盛顿条约让日本海军的“八八舰队”迷梦破灭了,图中未完成的战列舰土佐号,只能遭到废弃处理,日本举国都对这个条约极其不满

日本一方面感觉自己很受伤,另一方面又觉得自己的民族精神可以作为“大东亚共荣”的魂魄。

早年间,日本作家夏目漱石以揶揄的方式描写过所谓的“大和魂”,

“日本人像肺病患者似的咳嗽着,大喊道:大和魂!......东乡大将有大和魂,鱼店的阿银也有大和魂。骗子、拐子、杀人犯,也都有大和魂......大和魂像字面所示,就是一种魂。唯其是魂,所以永远是飘飘渺渺的。没有一个人嘴里不说它,却没有一个人真正见到过,没有一个人耳朵里不听见它,却没有一个人亲自遇见过。大和魂大概是天狗一类的东西罢。”

到了20世纪30年代,日本在侵华的同时,不断同英美发生着摩擦,民间和官府对英美更加敌对。

图片

|昭和小男儿  图源于网络

太平洋战争爆发之后,英语在日本被当作“敌对语”,被加以抵制和“净化”,自然地,学校里的英语课也就成了选修课。

已故海军史学家章蹇先生写过一篇文章,《二战中日本抵制英语的闹剧》,在那篇文章中提到了一些让人不知道说什么好的故事——低音提琴“(Contrabass)”翻成“妖怪的四弦”,其他萨克斯管唠唠叨叨地成了“金属制弯曲型尺八”;长号“(Trombone)”更成了“可拔可插弯曲金属管黄铜喇叭”......体育方面受害更甚,球类运动日本几乎皆为外来语,因强行修改而模棱两可者更是层出不穷。

如橄榄球“(Rugby)”改为“斗球”、手球“(Handball)”改为“送球”、足球“(Soccer)”改为“蹴球”、篮球“(Basketball)”改为“笼球”、网球“(Tennis)”改为“庭球”、曲棍球“(Hockey)”改为“杖球”、台球“(Billiards)”改为“杆球”、保龄球“(Bowling)”则改成了“投球”或者“十柱戏”。

图片

|“在看板中消除英美色彩”,这是1943年的日本战时宣传画

虽然这样的“排斥英语运动”并未在法律上确认,但民间爱国热情高涨,在那个时候的日本,别说英文了,哪怕就是英文音译的片假名,谁要是用的多了,就会被扣上“非国民”的帽子。

以往一直保持纯正英语教学的日本海军,这个时候也快坚持不住了,在战争时期,海军军官们的英语水平固然比普通日本国民好,但也差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1942年10月,圣克鲁兹海战爆发。日本捉住了跳伞逃生的美军航母飞行员,随即审讯,问他“来自哪艘航空母舰”,这名飞行员说“来自企业号(USS Enterprise,CV-6),可这名飞行员当时穿着的救生衣上赫然写着“大黄蜂号”(USS Hornet,CV-8)的字样,在场的一群日本海军佐级,尉级军官愣是一个都没认出来,听凭这位兄弟“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图片

|说着英语的麦克阿瑟最终成了日本天皇的“太上皇”

当然,日本民间也好,海军也好,最终在那场“赌国运”的太平洋战争中输光了老本。

1945年,日本无条件投降,昭和男儿的狂热最终彻底熄灭,讲英语的美国人大大咧咧地踏上了“大和魂”的故乡。

05战后日本的英语学习

战争结束之后,日本的政府和民间彻底恢复了冷静,在美国占领当局的影响下,日本教育进入了全面改革时期,英语教育再次受到日本国民重视,推崇英语教育之风逐渐得到恢复。

图片

|开英文补习班的井上成美  图源于网络

旧日本海军最后一个大将井上成美,甚至凭借自己的英语功底开起了英文补习班,大将一手漂亮的英文花体字在战后终于有了用武之地。

在这之后,日本的英语教育走上了正轨,不过随着社会经济的高速发展,日本成了一个发达的大国,20世纪70年代,日本教育审议会提倡“特色教育”,“宽裕的教育生活”,“启发性教育生活”等理念(有点类似“素质教育”)。在高中阶段,英语不再是必修科目,变成了选修科目。

这导致了日本民众英文水平的下降。

图片

|2016年亚洲各国及地区托福考生成绩平均分图源于网络

从托福成绩看,日本的考生平均分在全球是很靠后的,1998年在全球165个国家中名列第150,这种情况直到目前,虽然有改善,但并不能一下子就变好。

日本人自己也在为这件事情而苦恼。一方面,文部省没过多久就把英文重新列为了中小学的必修课,另一方面,日本也在借助自己发达的动漫文化重新编写教科书,让自己的教科书变得亲切许多。

而这将近两个世纪以来,日本人的英语学习,伴随着“维新”的许多弯路,一路走来,日本至今已经是一个高度开化和文明的国度了,这样的开化文明,不只是物质上的繁荣,更是软实力。

日本的动漫,文学作品在全球都有忠实读者,日本的诺贝尔奖获得者层出不穷,日本国内的图书市场和网络信息,一点也不比英美差。

从这个意义上讲,虽然“日本人说英文不行”这件事经常被国人诟病,但如今的日本,的确实现了福泽谕吉所说的“开启民智”,在这方面,一百多年来虽有波折但能一直坚持下来的英语教育,功不可没。

06我国1949年之后的英文学习

1949年改天换日后,我们刚开始一边倒地投向了苏联老大哥的怀抱,英语学习遭到废止,取而代之的是俄语——政治上的变化对教育产生影响,这在中国肯定不是第一次,也不是最后一次。

而共和国的英语教育全面复苏,正经来说是改革开放之后的事情了。

图片

|1965年山东省实验中学的俄语课本 图源于网络

为什么要改革开放呢,过去的办法行不通了,整个国家经济处于崩溃的边缘,这个时候,学西方现成的经验,是一个迫在眉睫的决定。在这样的基础上,西方通用的英语,也才再一次走入了国人的视野。

但是改革开放也是有条件的。无论如何,“祖宗之法”不能动摇。英语虽然是新技术和做生意的当务之急,但英语毕竟是“西方腐朽的资产阶级”才用的语言。

图片

|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初级英语课本 图源于网络

上个世纪80年代末,伴随学英语热的同时,甚至还出现了所谓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运动。

社会管理者将知识分子的一些进步诉求归咎于西方特别是美国文化在中国和平演变的结果。而这些文化、思想、观念的传播当然离不开对英语的学习。当然,随后多年至今,中国教育部门对英语学习中所附着的文化内涵一直保持高度警惕。

在这种情况下,指望英语课本里出现英美文学赏析这样的东西,自然是不可能的了。

图片

|有人说英语没必要人人都学,只要有足够的译作就可以了。但是国内的翻译想要找到好的很难,诸如“河口的两家银行”这样的翻译倒是屡见不鲜。归根到底,还是对英美文化缺乏了解所致。

于是,从我记事的时候起,英语课大体上就上成了词汇课,语法课,一个单词抄八遍是家常便饭,一些非常让人不知道说什么好的语法考点被在各种场合反复强调,而总部设在山西太原的《英语周报》,凭借着大量的模拟试题,成为了“全球发行量最大的报纸”。

图片

|《英语周报》 图源于网络

按理说,中国的学生投入在英文学习上的时间和精力是很不少的,但最终的效果是令人发指。

很多人也都意识到,学英语最关键的是理解背后的文化,留学英国牛津大学的王佐良教授,曾担任中国英语教学研究会第一届会长。

他曾表示:通过文化来学习语言,语言也会学得更好。"语言之有魅力,风格之值得研究,主要是因为后面有一个大的精神世界:但这两者又必须艺术地融合在一起,因此语言表达力同思想洞察力又是互相促进的。"

当然,在体制内的英语教育里,“透过语言学文化”这件事情,是不可能的事情,至少在目力所及的将来,中国的大中小学生,如果还要学习英语的话,大约还是在语法和词汇的海洋里挣扎,而且大约也不会有任何改善的余地。

于是,许多有留学需求的人选择了诸如新东方这样的课外补习,希望这样的补习班能够弥补科班教育的不足。

但这样的辅导班讲究的是速成和讨好客户,于是各种段子和应试技巧,在这样的辅导班里大行其道。

这些东西过去可能曾经有用过,但现在,指望着这些应试技巧再去想在托福和雅思里,甚至美国高考里拿高分,是越来越困难的事情(详情参见我写的美国高考的文章:干货:中国考生需要具备哪些能力才能通过美国「高考」?| 循迹晓讲)。

当然,这样的事情也是有一套话术解释的,这都是英美帝国主义针对中国人的阴谋!

图片

|《论学好外语的重要性》——陈清泉(前汉东省京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副院长)  图源于网络

既然学英语而不肯正视英语背后的文化,那么中国的各种英语怪现象也就不足为怪了。这就好比说学踢足球,不去讲战术站位分析比赛,而是一个劲儿让队员颠球是一样的。

现在,既然这样的英语“大家都尴尬”,就会有人提到“干脆把英语教学废掉”好了。这样提案,表面上看是“为了减轻大家的负担”,但实际上呢,总逃不过“民族自信”的动机。

按照这样的动机,中国人岂止不应该学英文,还应该“全世界都在讲中国话,孔夫子的话,越来越国际化”。毕竟,现在可是有老外说“我们中国真是太厉害了”呢——只是,这话当不当真,大家也还是可以用脚投票的罢。

图片

(END)





Powered by 彩神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