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拜登总统的中国观就是传统美国人的对华思维

发布日期:2022-05-20 11:40    点击次数:95

尊敬的读者:

由于微信更改了文章的推送规则,推文不再按照时间线显示。请点击我们公众号每篇文章下的“在看”的标志或将《桥本看天下》号设为“星标”,以免错过推送

原名:重新定义美中关系

 

每当中国各种关键时刻,日本对中国的关注一直都没有放松,就算1945年战败后日本被美国占领,1949年大陆政权易手,日本还是通过各种渠道关注或影响中国。1955年,日本开始经济复兴阶段,就想利用中国市场达到经济增长的目的,其中获得情报的价值,甚至超越美国潜伏情报人员。众所周知的例子,中国在东北发现大油田,曾经发布一张王进喜站在钻井架下的照片,让日本敏锐地感觉中国真的发现了油田,就借机向中国出口相关的装备,让日本的石油装备很早就进入中国市场。

 

明治维新后,日本两大党派都关心某内阁重臣的生死,为了掌握政治的走向,使出各种手段,打探重臣的病情,希望第一时间获知情报。最后,一位被收买的女佣,潜入重臣房间地下(旧日本的建筑有地下空间),听到医生的一句话,知道重臣已经死的消息,立刻发出信息,让其中一派获得先机。笔者在本专栏曾经谈到过《朝日新闻》《读卖新闻》1996年在大陆抢夺重要新闻的内幕。就是出于这样的目的。

 

日本媒体善于捕捉各种素材,如本周《朝日新闻》刊登独家报道,从白宫幕僚的角度,谈拜登总统在副总统时对华友好,而成为总统后,对华表现出人意料的强硬,这其中有各种解读。笔者有过一个判断,如果希拉里当选,中美关系也不会好到哪里,但不会差过现在的美中关系。特朗普对华是不讲“武德”,就是牺牲美中关系来挽救美国,美国向右就是集体行为,就算拜登上台也不能改变这种趋势,最多是一个“补锅匠”的角色。

美国曾经提出G2的构想,被中国方面拒绝。拜登总统上台后定义美中关系为“战略竞争”,而不是“冷战”,因为“冷战”就是霸权的竞争,中国方面明确不称王称霸,因此美国为了不是孤独求败,同时又要有“冷战”实质,就定义两国关系为“战略竞争”。

 

笔者认为,从笔者的观察中国一直避免直接刺激美国,避免与美国对抗。美国太平洋舰队司令一直明确中国就是美国的“头号敌人”,而中国却一直保持低调。甚至有关描写韩战的作品在最近才慢慢地放开,不再怕刺激美国。这是因为特朗普总统的“贸易战”就是要打趴下中国,并且“剥皮抽筋”“薅羊毛”。

 

历史上的美国,与中国的交往就是两个目的,一个是商业利益,另一个是美国价值观的传播。

 

商业的利益是美国与中国交往的原始动力。美国独立战争以后,美国就开始向南,扩张得克萨斯,向西扩张太平洋。南北战争结束,美国国内的种植主支持美国政府对外贸易输出,因为当时的英国毕竟强大,抢夺欧洲市场要与英国等国直接竞争,美国商人眼光就落向亚洲,当看到巨大的中国版图,当时烟草商人,棉花商人向政府建议,我们的香烟,棉花要向这个国家推销。

 

1972年后,美国为了对抗苏联,解冻与中国的关系,其中最高兴的就是美国商人,随同尼克松访华的有石油巨头哈默,也有其他的商人,他们认为中国人口众多,是美国商品的巨大市场,美国要从这里赚钱。

 

当然有商业往来必定有商业摩擦,最早的商业摩擦就是波士顿茶叶事件,表面上美国人倾倒的是英国的茶叶,这些茶叶抢夺了美国人的市场,实际上英国的茶叶来自中国。所以,美中的贸易摩擦(贸易战)不是特朗普的发明,而是200多年前就有。

 

美国除了在中国赚钱,就是在中国输出美国的价值。大概是开拓新大陆的缘故,美国人总有一种自己是“先进”思想代表的优越感。就像美国佩里“黑船”敲开日本大门,美国人把自己当作是向“愚昧”的日本人传播先进文明的传导师自居。在中国也是一样,“先进思想”代表的美国人向“野蛮”清国人宣扬美国的文明。包括辛丑协定签订后,在确保美国利益的前提下,美国就用这笔清国赔款,培养美国文明的“实践者”。

 

直到今天美国对中国的战略还是这两个。美国期望扩大在中国的商业利益,美国继续在中国传播美国的价值。拜登总统即将访问亚洲,要宣布新的亚洲太平洋商业伙伴关系,就是这样思维的再次体现。所谓的对华贸易问题就是美国的商业利益,所谓的“人权问题”就是美国的价值观。时间过去数百年,美国人还是保持不变。所以杨委员在夏威夷对布林肯与沙利文说:我们把你们想得太好,认为你们会进步。大概就有这样的意思,美国人没有一点进步。

 

美国人的眼中,中国的位置一直在变化。1972年时,中国是牵制苏联的潜在盟友;1979年,中国是抗击苏联的最佳盟友;蜜月仅仅10年。到了2019年特朗普时代的最后,美国就差没有向中国“宣战”。不过,从数百年的历史看,美中关系不会一直不变。1949年,美国失去历史机会,杜勒斯要彻底摧毁中国,但是23年后,美中还是走到一起。拜登在警告中国时,美国商务部正在考虑降低对华关税,表面上,美国要坚持自己的“价值观”,还有一个希望“商业利益”的美国。

 

笔者认为,当中国经济体量已经不能“韬光养晦”时,战略冲突不能避免。但是从长远看,美国与中国都不会忽视商业利益,虽然美国高喊要重新定义供应链,但这种定义违反商业规律,最终会损失更大。但是,美国的价值观又是一个不能忽视,不能回避的问题。如何减少冲突,或者避免冲突,这是两国领导人需要做的事情。特朗普在任期的最后,为了自己的总统宝座,不按规律出牌,要刺激对方的底线,逼迫对方出手,这样的做法与佩洛西突然“生病”不能相比。人是聪明的动物,办法总是比困难多。笔者还是坚持自己的观点,如果20年前,或许美国可以无视中国的想法,但是今天战略竞争已经不能无视中国的存在,用“药”过猛。反而会伤及美国自身。

 

原名:重新定义美中关系

 





Powered by 彩神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